|
|
|
|
|
|
最新提示:
   热点文章
  2018零元的挣钱加盟
  香港挣钱
  挣钱加盟项目
  代理挣钱
主页 > 2018零元的挣钱加盟 > 文章内容
“神奇公式”创造者:一年赚50%的秘诀
时间:2018-10-31 22:21:5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  

乔尔·格林布拉特():哥谭资本()创始人和合伙人,价值投资界“老妖”,有超高的换仓率和持股数。年至年年间,哥谭资本年化回报率达。

本文主要来源于年投资界的另一位大师霍华德·马克斯,邀请格林布拉特为沃顿商学院的一次演讲。两人同为沃顿毕业生,霍华德亲自担任“记者”角色。在师兄面前,格林布拉特知无不言,回答了自己对投资的看法。

  霍华德:你曾写了一本关于特殊情况投资的书,分门别类的讲了如何从拆分、重组、破产、并购等事件中获利。在你之前,没人这么详细地讲过特殊情况投资。请问你是怎么研究出来这种投资风格的?你知道自己要关注什么,哪能赚钱,哪不能赚钱。你怎么知道的呢?

 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对冲基金,是一家做风险套利的公司。它做的风险套利也叫并购套利,就是在看到并购公告后买入一家公司,希望通过并购完成来获利。

  这么操作的风险和收益基本是这样的:并购成功,赚块钱。并购失败,亏或块钱。我个人认为这样的风险收益比不合适。

  于是,我开始研究其他操作方法。后来,我发现并购中会出现一些值得关注的股票。我不做前面说的那种并购套利,我开始关注公司的特殊事件,例如,重组、拆分等等,我要找的是赚可以赚块钱,但亏就只亏毛钱的机会。可以说,我是在人少的地方找机会。

  当年,我在沃顿读书的时候,沃顿属于有效市场理论学派,课堂上讲的是有效市场理论。这套理论无法让我产生共鸣。

  大三那年,我偶然读到了一篇关于本杰明·格雷厄姆的文章。读了这篇文章,我豁然开朗,觉得太有道理了。我把格雷厄姆写的所有东西都找来读了。我的投资观念发生了彻底的改变。我知道投资该怎么做,不该怎么做了。

  其实就是要弄清楚一个东西值多少钱,然后花很低的价格买下来,留足安全边际。我把这个理念在特殊情况投资中付诸实践。

  我写了本书,《你也可以成为股市天才》,我在书的开头讲了一个故事,是关于我岳父岳母的。他们一年里有几个月住在康州。他们在康州主要是淘古玩,经常参加各种拍卖会,物色便宜的古董。他们在拍卖会上是怎么淘宝贝的呢?

  比如说,他们在拍卖会上看到了一幅画。在其他拍卖会上,他们看过相似作品、相似尺寸、相似题材的画作,但成交价是现在这幅画的两三倍。他们就会出手买下来。他们用不着研究这幅画能不能成为下一个毕加索作品。要找下一个毕加索可难多了。

  我们最好在人少的地方找机会,去别人不关注的地方找机会。可能是市值小,可能是情况特殊,或者很复杂,一般人不会深入研究。

  有时要读多页的公告,有时被拆分出去的股票是人们不想要的。被拆分出去的业务是公司抛弃的,买公司原来的股票的人不想要。

  我不愿费尽心机,我想偷点懒,像巴菲特说的,挑厘米高的跨栏。既然找得到厘米高的跨栏,何必非往米高的跨栏上冲?

  有个人,一心想成为扑克高手。他钻研如何得到好牌,如何让自己的牌胜过对手,如何识破对手的虚张声势。他叔叔对他说。你再怎么研究都成不了扑克高手,找个更容易玩的不就得了?

  故事是这样的。我和朋友打赌输了。输的人要请赢的人去最有名的饭店吃饭,那时纽约最有名的饭店是餐厅。餐厅由全球一流的大厨主理。

  我开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。后来才知道,要提前天订位。只有提前天才订得到。我一直打电话,后来总算订到了。

  我和朋友来到了这家餐厅。点餐的时候,我也没注意旁边站的是谁。我就指着菜单上的一道开胃菜,随口就问道:“这个好吃吗?”

  面对世界一流大厨,我竟然问他烹饪的美食好不好吃。我琢磨,他的话是这个意思,菜单上的每道菜都好吃。这可是全世界最顶级的餐厅。

  霍华德:乔尔,你刚才讲到了以远远低于价值的价格买入,这是安全边际。你认为这是价值投资的核心吗?你觉得是否有必要展开讲讲,还是记住这些就够了?

  再补充一个问题,你刚才讲到了你岳父岳母的故事,你认为他们不寻找下一个毕加索是对的。你觉得投资成长股是寻找下一个毕加索吗?

  格林布拉特:有这层意思。我对价值投资的定义是弄清楚值多少钱,然后在很低的价格买入,与低市净率无关、与低市销率无关。

  罗素、晨星等机构,还有很多人,觉得价值投资者就是看市净率、市销率投资的。按这样的划分标准,我不算价值投资者,也不算成长投资者。别人说不好我们算是哪一类。

  价值和成长的界限并不像罗素或晨星等机构划分的那样泾渭分明。或许价值股成长性较低,成长股成长性较高。划分是人为的划分。我就是找便宜的好公司。

  本·格雷厄姆说了,研究明白值多少钱,在很低的价格买下来,在二者之间留足安全边际,价格和价值要相差足够大。

  沃伦·巴菲特是格雷厄姆最杰出的弟子。巴菲特对老师的理念稍加改进,后来成了全球首富。巴菲特说得很简单,要是在便宜的价格能买到好公司,那就更好了。好公司的好包括它的长期成长性。

  我是逐渐获得这个认识的。在我投资的第一个年里,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。我越来越倾向于按沃伦·巴菲特的方法投资,他找的是又好、又便宜的公司,成长性是好公司的一个特征。

  霍华德:我们知道,巴菲特早期不是对好公司很着迷。他是从捡烟头开始的,他初期关注的不是质地,只看重是否够便宜。他的风格后来发生了转变。

  格林布拉特:没错。在沃顿读研究生时,我和几个同学一起研究了买入廉价股的策略,写成了一篇毕业论文,后来在《》期刊上发表了。

  我们研究的是,买入低于清算价值的股票。我们的研究表明,只要买的够便宜,能很赚钱。沃伦·巴菲特早期就是这么做的。

  举个例子,我们找到了一只股票,值块钱,价格是块钱。很便宜。问题是,我们没有这家公司的控股权,它的生意还不是好生意。

  我个人认为,要寻找块钱可能变成块钱的公司,让我们的安全边际随之增加。在我认为具备成长性的情况下,我可以在安全边际上做些让步。

  现在巴菲特管理的资金规模大概是亿美元左右。他想投资亿买一只股票,然后转手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,很难找到这么大体量的交易对手。规模太大了。

  大概年的时候,他说“给我万美元,我每年能赚”。万美元的规模,有很多机会可以抓。资金规模越大,投资机会越少。小资金在投资中不受限制,所有公司可以随便挑、随便买。

  巴菲特现在只能从只大盘股里挑选,小规模的投资对他的资金量没意义。在座的各位在特殊情况投资中可以尽情选择。

  我的很多学生都问过我一个问题。五六年来,几乎每年都有人问。我的学生和我说,你年轻的时候,做投资比较容易。他们没直接说我已经老了,只是说我年轻的时候。

  总之,学生们觉得我那时候投资更好做。我入行的那个年代,没有现在这么激烈的竞争,没这么多对冲基金、没这么多计算机的参与、没这么多高智商的人从事投资。

  我的学生说,你当年做投资容易,现在肯定难了。你还那么傻,竟然写书讲投资,现在别人也都会了。我觉得和我写书关系不大。总之,学生们说他们做投资更难了,我那时候投资好做。

  他们中有很多人受流动性的限制。沃伦·巴菲特早期的时候做这方面的投资赚了很多钱,但是后来他规模大了。

  有些人特别擅长分析公司,在人少的地方找机会。我问我的学生,你们知道这些人后来怎么样了吗?后来这些人赚了很多钱。

  结果他们的资金规模变大了,没办法像以前一样投资了。所以说,总有新人可以进来,捕捉可以容纳小资金的机会。

  不引人注目的小机会还是有,但从前在这些小机会中做得好的人,已经赚不了这个钱了。新人进来则有很大空间。

  另一个方面要从大环境来看。我们知道,有效市场理论还是大行其道。有效市场理论告诫人们主动投资行不通。

  不是连沃伦·巴菲特也建议买指数基金吗?我认为,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对的,大多数人不知道怎么给公司估值。

  我的学生大多数是多岁的年轻人。我对他们说,咱们回到你们岁左右的时候,从那时起,可能你们就对股市略有耳闻了。

  其实还不止如此。标普是包含只成分股的平均指数。标普指数中存在巨大分化,有些受人们追捧的成为热门股,有些被人嫌弃的成为冷门股。

  个股的波动远比指数剧烈。人们总是有喜好和厌恶,被人们追捧和遭人厌恶的股票有天壤之别。在指数的平均值背后,喧嚣从未停止。

  既然如此,本·格雷厄姆没有过时。格雷厄姆告诉我们,这是公允价值,市场价格是这样的。价格围绕公允价值波动。

  我们实事求是地给公司估值,实事求是地做投资操作,可以在价格低于价值时买入,有时还可以在价格高于价值时做空。

  我告诉学生们,只要他们估值工作做好了,在的情况下,在两三年时间内,市场一定会认识到一只股票的价值。要是做一个包含若干股票的投资组合,平均下来,市场认可估值的时间会更快。

  跑赢市场是能做到的。人们为什么跑不赢呢?可能是机构受到种种束缚,原因很多,但绝对不是因为市场价格有效。

  不信我们看看新闻,观察一下周围发生的事情,再想想我刚才说的,从我的学生们岁时起,标普指数的变化。毫无疑问,人们的疯狂没变,投资的机会仍在。

  霍华德:乔尔,回到你刚从沃顿毕业时,现在的你会给那时的自己什么建议?或许你在前面已经讲过了,有没有什么补充的?另外,你会给刚入行时的自己什么建议呢?

  你们的智商都很高,要不也不会坐在这。世界上有很多有意义的事,值得你们去做。一定要因为自己喜欢才做投资,别为了别的。做投资要乐在其中。

  有人说,因为有好的投资者,市场才有充分的流动性,才能实现资本的合理分配。我个人认为,缺了我们这些投资者,市场照样转。

  所以,我让我的学生保证,要是他们投资做好了,要做些好事。等他们投资做成功了,要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。

  话说回来,你要是真喜欢投资,做投资没什么不对,只要是真喜欢,你们说呢?别为了钱。在座的各位,你们做什么都能成功,要是选择做投资,一定要因为是自己喜欢。

  霍华德:乔尔,说得太好了。回顾你的投资生涯,有哪笔成功的投资是你印象最深的?你是怎么找到这笔投资的?你的逻辑是什么?

  后来,到年,我才开始又接受外部资金。发现这个投资机会时,我们没管理外部资金,只是在为自己寻找投资机会。

  我们发现了一个机会,我们从没遇到过这么好的投资机会。这家公司的价格只有现金价值的一半,而且这家公司的生意还是好生意。

  在确定仓位占比的时候,我考虑的一般不是能赚多少。我在安排最大仓位的时候,选的不是我觉得能最赚钱的,而是我觉得不可能亏钱的。

  我讲的这个机会,市值只有现金价值的一半,而且公司的生意很好。这家公司的资本结构很复杂,一般人以前没见过这种资本结构,所以搞不清楚。

  有一天,我的合伙人发现,在雅虎留言板上,有个人竟然把这家公司复杂的资本结构分析得很清楚。真是没想到,那位发帖子的先生,在超市里上班。

  那时是年,大家都热衷于互联网。我觉得互联网很了不起。上网像开会一样,可以与全国、全世界的人交流。我们可以成立个社区。我很想成立这么个投资社区。

  那位在超市里工作的先生成了我们的第一批成员。我们的目的是吸引聪明的投资者分享投资机会。加入是免费的,但必须分享有价值的投资机会。我们从这件事里得到了一个启发:民间有高手。

  我的一位合伙人,罗伯·高尔森,年开始和我合作。他爱开玩笑。他说,要是我们过去年里给别人打工,我们已经被炒了次了。做投资,难免犯错。我们得接受这个事实。

  在拆分之前,我们可以通过操作,按每股美元买入。母公司计划以美元发行新股,当时还没发布正式公告。但是,我们可以通过买入母公司,并相应做一个做空操作,锁定以美元买入拆分的公司。

  可是,后来我们爱上了这家公司的生意。在拉斯维加斯经营展会业务。拉斯维加斯有大量场地,它可以随便租。它租来的场地租金是每平方英尺美元,再转租出去的价格是每平方英尺美元。

  它的股价开始是美元,后来在美元增发了一些。后来,股价涨到了美元。在美元的时候,我们重仓投资,因为我们有信心可以在美元的时候卖出去。

  再后来,我们就倒霉了。年月日,这家公司收购了另一家展会公司,借了很多钱。之后,没人敢去展会了,公司的业务一落千丈,而且所有人都明白了金融杠杆的危害。

  在这笔投资中,我明白了什么是经营杠杆。一家公司,投入美元,能赚美元。等销售收入下降的时候,收入少美元,美元的利润就没了。

  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可以说,我一直在学习,一直在犯错。我努力避免重复犯错。可惜,同样的错误经常改头换面再次出现。错误还是原来的错误,换汤不换药,一不小心就又重犯了。

  年,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。十年之后,年,我们返还了所有外部资金。在这十年里,扣除费用之前,我们的年均收益率是。十年后,我们把资金还了回去。

  不管你再怎么厉害,水平再怎么高,集中投资到只股票,总是会遇到一个问题。每两三年,总会有一两只股票表现不如预期,给我们带来到的下跌。每两三年,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,从无例外。

  有时候,是因为当时的市场不喜欢我们看好的股票。遇到这种情况,我们不在意。股票还在我们手里,就是更便宜了。我们明白自己手里的股票,只是它更便宜了,没关系。

  后来,我们规模大了,即使把资金归还给投资者,我们的公司还是可以运转,我还是可以继续投资。我决定把外部资金还回去。

  现在我们做长短仓投资组合,多空两边都有几百只股票。我们表现最差的时候也就是落后到个基点。这样一来,我就克服了自己给别人管钱的担心,就又开始接受外部资金了。

  答案不言自明。和别人看到的东西一样,怎么可能胜过别人?乔尔还讲到了对人性的洞察,对投资者的看法,如何看待错误。另外,我们还看到了乔尔是一个真实的人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
文章来自:http://www.m2mfashion.cn/2018lydzqjm/1339.html

(责任编辑:网络 )
(责任编辑:admin)